网站首页 励志故事 名人励志 创业励志 青春励志 经典语录 感悟人生 名人名言 诗歌欣赏 演讲稿 情感 好句 好文
  • 人生感悟
  • 为人处世
  • 人生哲理
  • 哲理故事
  • 人生智慧
  • 生活故事
  • 观后感大全
  • 读后感大全
  • 短篇小说
  • 人生励志网 > 感悟人生 > 人生哲理 > _50回望(17)理想现实艺术

    _50回望(17)理想现实艺术

    时间:2020-01-20 10:13:24来源:人生励志网本文已影响

    理想 现实 艺术

    时隔40多年,2017年4月6日晚上,我在电脑上开始重新观看1970年版的芭蕾舞剧《红色娘子军》。第一个镜头是一副锁链,我的眼突然一热,眼泪快出来了。因为我看过这部戏,我对这种情感有一种本能的认同。然后镜头慢拉,现出了锁链捆绑着的人。那是一个女人,她叫吴清华,她挣扎着,但沉重的锁链让根本无法动弹。她只能是无畏的挣扎,脸上充满仇恨和愤怒。然后是一个大大的特写:拳头紧握、怒目圆睁。那是一种不共戴天神情。那是她一个人的神情,但我了解剧情,我知道,那也是一个阶级的仇恨,是一个时代的仇恨。

    她的脚尖一直是踮着的,这是芭蕾舞的特点,她不时地挣扎一下,也有一点舞蹈的味道。这时,老四来了,他大概是来提审吴清华,他给吴清华解掉了锁链。但吴清华逃生的愿望太强了,两个丫环的协助下,吴清华居然逃出了牢狱。

    然后就是追赶搜捕。最后吴清华被抓住了。但吴清华依然仇恨、愤怒和反抗。南霸天也来了,她指使老四和那帮狗腿子对吴清华一顿狠狠毒打,吴清华昏死了过去。老四给吴清华淋了两碗水,但吴清华毫无反应,老四探了探吴清华的鼻息,好像没有,南霸天他们以为吴清华死了,于是,他们得意地??而返。这个时候大雨下了起来。吴清华长条条地躺在地上------

    我的热泪又一次涌了出来。( 文章阅读网:www.yulu365.net )

    然后来了洪常青和他的警卫员,洪常青是娘子军的指导员,他发现了吴清华。吴清华苏醒了,她对所有人充满了提防。但洪常青是好人,他的 很快让吴清华明白他是好人,然后洪常青让她去找娘子军并送给了她两块银元。吴清华流出了热泪。她告别洪常青,然后向远处走去。

    …………

    这是一部老电影,是所谓的革命戏剧。这部电影拍摄于1970年,这个时候我7岁。那个时候也没有什么娱乐项目,看电影是仅有的几种娱乐消遣方式。那个时候看电影也无法选择,片源很少,就那几部样板戏放过去放过来。

    在我的印象中,我最不喜欢的就是芭蕾舞剧《红色娘子军》。因为那里面没有多少枪战和武打,有也是相当艺术的。我们年龄很小,根本欣赏不来。这大概不是我一个人的想法,我的同龄人基本上也都这样想。

    看《红色娘子军》,我的眼泪不止涌出来一次,看《白毛女》,我的眼泪不止涌出来一次,但看《天鹅湖》我没有流泪,看《胡桃夹子》,我依然没有流泪。虽然我知道这种仇恨有狭隘的一面,我依然感动。

    是什么感动了我,当然是吴清华的冤仇,那种感情我也有过。反抗压迫,报仇雪恨,这是很朴素简单的感情,很多人都有,很多人都理解,这是我们普通人的大众感情,我相信这种感情是正能量,它也是推动社会前进和进步的动力。

    苏联红军进入东北,关东军被打垮了,很多地盘都被苏联红军占领着,这个时候共产党来了,国民党也来了。这城防该交给谁,这地盘该交给谁,这武器弹药该交给谁,苏联红军有点不知所措了,他们大概也没有接到很明确的指示。这个时候,共产党员唱起了《国际歌》------

    起来,饥寒交迫的人们,起来,不愿做奴隶的人!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,要为真理而斗争。旧世界打个落花流水,奴隶们起来,起来,起来!

    于是苏联红军的指战员懂了,他们受到了感动,他们做出了选择。

    就是这样的感情,非常朴素而简单。理想在这里被升华为简单的艺术(歌唱),于是它变成了美好的现实。

    艺术是什么,从某种角度说,艺术是表现理想的工具。用艺术的形式来体现这种感情,我不得不感动,我想十有八九的人都会感动。

    浅显的道理很容易不让人有任何怀疑和犹豫,单纯的感情很容易被引导和煽动,很容易形成燎原大火,很容易发展到不可控制。

    但正是因为我理解和感动,所以我也很担心。因为这样的感情不光需要力量,也同样需要需要适可而止,需要冷静和宽容,甚至需要检讨和自省。

    理想是什么,理想就是没有实现的现实。最能描述理想的方法是什么,那就是想象。牛奶会有,面包也会有的;未来是什么,是按需分配,那个时候物质已经极大丰富,人们需要什么就可以拿什么……我们国家正在掀起建设高潮,我们要赶英超美,我们需要钢铁,干脆全民都上吧------我们都是一个大家庭,希望农村支持一下城市,把余粮交上来,结果追求先进的干部们把大部分粮食都被交了上去------虽然是老搭档,也都知根知底,但现在我怀疑你有野心了,有异心了,你们在搞阴谋诡计,我必须清理门户。怎么办,还是只有依靠群众、发动群众。革命是万能的,这次要来一次文化的大革命。出现了串联、造反、武斗、夺权,有点乱了。不要怕,只有先天下大乱,然后才能够实现天下大治……

    伟人挥手我前进,革命的理想大如天。一列就这么轰轰隆隆地奔驰不停,一艘巨轮就这么哗哗啦啦地极速向前。但前方出现了塌方,冰川迎面而来,没有刹车,没有急转弯------

    上世纪80年,我高中毕业,考入了一所师范学校。这个时候我快满17岁了。有一天我们几个师范生一起在河边游泳后聊天,我们谈到了未来,谈到了共产主义社会。

    “按需分配,不可能!”同学甲说。

    “怎么不可能,”我反驳说,“那个时候物资极大丰富,有这个条件。”

    “人们的思想觉悟不可能那么高,需要什么拿什么。”同学乙说。“那肯定是不需要地也会拿,拿得越多越好。”

    “那个时候的人们思想觉悟极高,不会这么做。”我坚持说。

    “那娶媳妇呢,女人有美丑,人人都想要漂亮的,怎么办?”

    “娶媳妇这种事情肯定不能按需分配噻!”我说。

    “说明人还是有私心,私心是永远存在的。”同学丙说。

    “这个我不否定,但那个时候人们的思想觉悟之高是我们无法想象的!”我坚持说。

    “不可能!”同学丁说。

    这是一场永远也不可能有答案的争论,因为无法验证,因为和现实的差别太大,甚至因为无法想象。

    我还记得那个时候自己的心情:我非常失望。我觉得他们应该相信共产主义社会最终会到来。我还想,学校一直都这样教育,社会一直都这样教育,但最终并没有起到作用。他们只是表面上接受------不接受又能怎样呢?你要说随你便,反正我不相信。

    到了新世纪10年左右,世界上的大富豪中,好像不约而同地出现了一种很时髦的做法,就是裸捐。他们有数以亿计的财富。他们宣布,在他们死后,将全部资产捐献给慈善事业。有的人留了很小的一部分,大概百分之几,其他都捐献出去。一个人这样做了,两个人这样做了,很多人这样做了。

    这不是东西摆在那里,我需要什么取什么,而是这些东西都是我的,我都不要了,我送给其他需要的人。这就是觉悟。

    你可能说,这是有钱人的觉悟,并非老百姓的想法。我承认。但如果再往后推30年、50年、100年、200年呢,那个时候有这样觉悟的人是不是更多了。那么总有一天,是不是几乎人人都具有了这样的觉悟,那时候共产主义社会是不是就会到来?

    这个时候离我们那次谈话仅仅过去了30多年。

    世界上就有这样高尚的人,你不得不信;世界上会变得更美好,你不得不信,世界上的人最终会觉悟很高,你不得不信。

    我曾经非常相信那位满脸络腮胡子的圣人,但后来不信了。我知道他的很多思想都有问题,但也不能否认有一些观点也非常见地。不然,他能够获得那么崇高的地位?未来社会是什么样子,很多哲学家思想家都做了语言,但能够最成体系,最有远见的,我不得不承认就是络腮胡子,这是他所有著作中最大胆也是最成功的推演和想象,是历史上最伟大的预言。而且我不得不指出,在我这个不信的人相信的时候,很多表面上他的信徒们其实内心已经不信了、空虚了,他们的理想信念已经崩塌了。当然,这已经有点题外话了。

    我第一次看这部电影的时候大概只有八九岁,那个时候的我根本没有色情的概念。

    在我再一次观看这部电影的时候,我已经年过50了,这个时候我眼里依然没有色情,因为我太老了或者说见得多了。

    但我没有不能说别人没有,大人们没有。那高挑的身材,那姣好的容貌不说,那宽大的小腹,那长长的大腿,那棱角分明的三角区。还有那耀眼的侧踢腿和高踢腿,还有那让人充满想象的劈叉等等,这是不是就是一种性感呢?以后长大了,我更加相信,艺术天生就是性感和色情的,那种淡淡的诱惑正是它的魅力所在。而且我也 ,性感和情色不是怪物,不是 ,它其实是个好东西,它是我们生活和工作的源动力之一。因为性感和色情就在远方,我们只要通过努力,有了金钱和财产,有了身份地位,有了素养和气质,有了成功和成就,这个时候,我们就能够触摸和和获得。

    有时候我想,在那个年代,如果是二十多,三十多岁,四十多岁的人,他们看芭蕾舞剧《红色娘子军》,到底对什么感兴趣呢,到底看到了什么呢,他们眼里会不会有性感和色情呢?

    我想到了一部电影《芙蓉镇》,那里面有一个造反派。造反派以前是一个混混,好吃懒做,被人看不起,所以到了该娶媳妇的时候也娶不到媳妇,一直是光混一个。虽然缺吃少穿,但他是一个正常的男人。他不知道在哪里弄到一个木刻的裸体女人,很小,一巴掌就可以包住。在公开场合,他是造反派,是革命的代表,言语行为非常高大,但背地里,关上门,在被窝里,他则不自觉地拿出裸体的女人木刻玩弄……

    那个时候阴阳人太多了,阴阳阴阳久了,就出现了变态。

    就在芭蕾舞剧《红色娘子军》放映期间,我们县城发生了一件红灯一时的大事。

    放电影要贴海报。就在《红色娘子军》的海报上面,发生了一件很龌蹉的事情。有人在海报上进行了一番简笔创作。虽然画得不是很精致,但很生动形象,能够看出上面的龌蹉、下流和肮脏。

    那是一副常见的电影招贴画。画面的主画面是吴清华飞行跳跃的动作。有人在吴清华的大腿根部画了一根长长的阴茎,有睾丸,有密毛,还是一种插入的情形。那是一种非常辣眼的形象:一根竹笋朝上,就那么直杆杆地顶着和插入。

    这张招贴画张贴在比较繁华的地方,很多群众都去围观,最后,公安出动了。那个现场离我们家不远,大概就100多米。我也到现场去看了。我看到公安在用摄影器材给现场照相。反革命行为已经一传十,十传百,传遍了大街小巷,看热闹的群众络绎不绝。

    后来公安撤了,那副电影海报也被揭下作为犯罪的证据。

    这副创作画应该不是小孩子所为,他们没有这样的绘画水平,也没有这样的性经验,比如说他们身上的那个东西很小,就是坚硬也有限。特别是那么浓密的长毛,他们也没有机会见识。

    这当然是一个大人的创作。于是,我知道了一点大人们的心理,知道了一点他们看芭蕾舞剧《红色娘子军》时的一些微妙的心理。

    当然这是变态,不能代表大众。如果不变态,如果稍微正常,那是一种什么情形呢?

    有这么一个例证。

    杜毛子是高干子弟,是县委书记的小儿子。《红色娘子军》放映的时候,他大概十三四岁。杜毛子住在一间单独的小屋里,他的一些好朋友经常到这里来耍。这是一个相对比较自由的场所,大大少年自以为是,动辄谈天说地、纵横捭阖,好像自己就是八九点钟的太阳,好像世界就是他们的一样。

    有一次他们也谈到了《红色娘子军》,谈到了娘子军所穿的短裤。

    “为什么要穿短裤呢?”少年甲说。

    “你知道海南岛是什么地方,”少年乙说,“那是热带,很热的,夏天人们都习惯穿短裤。”

    少年甲:“艺术源于生活但要高于生活噻,不能因为现实中穿短裤,就非要在表演中也穿短裤噻!”

    “芭蕾舞就是这个样子,不露长腿就不叫芭蕾了。”少年丙显出一副很内行的样子。

    “那为什么不准穿迷你裙?”少年甲诘问。

    少年丙:“因为------因为现实中有副作用。”

    “有啥子副作用?”少年甲紧紧追问。

    少年甲好像找到了一个突破口,步步紧逼。

    少年丙:“容易出事,比如流氓行为甚至犯罪。”

    少年甲:“那艺术就可以露了是不是?”

    少年丙:“是噻。”

    少年甲:“你露出来是啥子意思嘛,你不是主动挑逗吗?”

    少年丙:“嘿嘿,这个不能这样说。”

    少年甲:“比如说你,你看见了哪个穿了迷你裙,你是一个什么想法?”

    少年丙:“……”

    少年甲:“老实说,你是不是想往那个地方看?”

    少年丙:“……”

    少年甲:“是不是巴不得能够看进去?”

    少年丙:“那可能是你自己的想法。”

    少年甲:“我们也不是外人,也不要不要意思,有就有,没有就没有,我只要你说句实话。”

    少年丙:“就算有吧,那又能怎样嘛?”

    少年甲:“又能怎样,那就容易出事噻。当然,如果出了事,主要责任应该在肇事者身上,但你也不要做出一副无辜的样子,你也是有一定责任的,因为你不挑逗不是就没有这回事了吗?”

    “完全是诡辩!”少年丙嘟囔说。

    “不是我诡辩,”少年甲理直气壮地说,“现实就是如此!虽然国家没有强制不准你穿迷你裙,但社会舆论自然会产生压力。你看规矩的女生谁穿,只有那些女流氓才穿。所以,迷你裙的副作用是客观存在的。”

    …………

    又是艺术和现实的冲突。芭蕾舞是一种大腿的艺术。你接受不了,只能说明你没有达到相应的欣赏水平。而且实事求是地说,那个时候,我们的精神有点变态。

    这又不得不说性教育的问题了,不得不说个人人文素质的问题了。我想,如果我们小学生没有男女界限,中学生能够建立纯真的男女同学的友谊,大学生有正常的男女追求和爱慕。如果我们能够比较自由地说话了、交往了、拉手了、打闹了甚至地拥抱、接吻了,我们就有了有了体验,有了性格,就习以为常了。然后,我们不光是要学好数理化,还要学习音乐、美术、戏剧,最终,我们成了全面发展的高素质的人。到了那个时候,当你再去观看芭蕾舞剧的时候,性自然就从你眼睛你消失了,你看到的就不是部位,而是到位,你就不会关注点而是面------你会看动作是否准确、高度是否达到位、连接是否流畅、旋转是否稳定,于是,你和世界接轨了,现实和艺术融为了一体,一切都迎刃而解。

    我又想起了一部红色电影《刑场上的婚礼》。1926年2月8日,在广东的红花岗,在一个经常杀人的地方,当局准备杀两个大人物。男的叫周文雍,女的叫陈铁军。不杀不行,不杀他们他们就要杀我们。

    没有求饶,也没有获救的妄想。已经知道了判决,这个结果即将执行。

    “头可断,肢可折,革命精神不可灭。壮士头颅为党落,好汉身躯为群裂。”周文雍这样和世界告别。

    他也要和陈铁军告别。他们平时是假装夫妻,没有时间去照一张合影照。现在他们的生命即将结束,他们想照一张合影,当局同意了这个请求。

    两个人都很年轻,20多岁,为了革命工作,他们假扮夫妻,今天,他们知道生命即将结束,他们要在刑场上向刽子手宣布,向刑场的群众宣布,向整个世界宣布,他们要结为夫妻。

    他们知道,将会有最后的枪声。他们宣布,就让刽子手的枪声作为结婚的礼炮吧。

    理想的追求只能到此为止了,身陷囹圄就是冰冷的存在,死亡就是最残酷的现实。刑场举行婚礼,居然也可以这么艺术、这么浪漫。但那毕竟是党派斗争,是阶级对立,死亡已经不可避免,这中间能能不能有一丁点儿的宽容和人道。比如,临时前我想和爱人照一张像,行吗?

    我知道,敌人最终同意了。

    时间后推50年,我们成了江山的主人。面对敌对分子,我们的政策依然是杀无赦。我们也将面临所谓人道的选择。这次不是因为囚犯的请求,而是我们的一种想象。坏人很可能会利用最后的机会进行反动宣传,我们可不能让他们的愿望得逞。反正要死了,健康已经没有了意义。不会很痛苦,很快一切都会结束。

    我们的做法很简单:割喉。

    这就是我们所面对的现实。并不理想,也不很艺术。

    相关热词搜索:

    • 励志故事
    • 名人励志
    • 创业励志
    • 青春
    • 语录
    • 名言
    • 感悟人生

    推荐访问